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文化艺苑

枯木的花

作者:吴慈仁 时间:2021-01-21 浏览次数: ?【字体:

据她说,她父亲一直到过世,都是根不会讲话的木头。

她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。她曾说,其实她想过父亲的死亡,但父亲才六十出头,从不生病,唯一不好的就是太瘦了,瘦的像根木头,人也像个木头。是的,她父亲像个木头,瘦瘦黑黑高高的,像木头一样笔直,也像木头一样沉默。但我知道,只有他喝了酒时才例外。

刚刚毕业工作的那年冬天,我在建在黑龙江的一个县里的项目部里春节留守,除了一天三顿饭,做做资料,便是看看漫天漫地的雪,偶尔遇上一场“大烟炮”,天空白了,大地白了,房屋白了,枯树白了,行人白了……整个人间都白了。

那天,我在白色的人间里找不到路,误把别人标段的项目部认成了自己的?!昂⒆?,找不到路了,一起吃饭?!币黄咨?,我看到了一个黑瘦的中年男子向我摇着手,像寒风中一颗枯树颤抖着枝丫。语气也像迎面刮来的雪粒一样,冰凉且无法拒绝。

工程人在外,无论性格外向与否,都有种不拘小节的豁达。作为“菜鸟”的我,被项目上的老职工优待关心也是常有的事,便也没有拒绝。项目部余下的几个人零零散散,落座后,我们对视着没说话,天寒地冻,我哈了口气暖了暖手,“真冷呀!”我说?!袄渚秃鹊恪彼底?,他便自顾地倒起了酒。几杯下肚,枯树好似开起了花儿,从抢修越南公路到支援西部开发,从国际形势说到儿女情长……他说,他后悔了,不该同意让自己的女儿去国外留学,不该对女儿太过严厉以至于女儿都不愿意在自己身边。大概因为我和他女儿年龄相仿,他会问起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对于未来、对于梦想的看法,像一个第一次喝酒的小孩子般好奇的瞪着眼睛,听着我的解答。

我向来搞不懂,来自父亲的爱到底有没有固定的形状或状态。但是那天晚上,我似乎察觉到了一些,来自一个历经沧桑,见惯了风浪的老父亲的爱,是液体的、透明的,可以从眼角流出的,一滴一滴碎在了手臂上、桌面上、地板上。

也是那一年,留学归来的她和父亲难得的过了一个春节,在冰天雪地的哈尔滨。因为怕没话讲,父亲叫了我和他们父女一起度过了除夕、春节,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和父母一起过春节,日子过得平淡,没有喝酒,所以也过得安静?;故悄且荒?,我和他女儿恋爱了,我爱上了那个落落大方又很温柔的女孩子,我们一起走过了哈尔滨的中央大街,在索菲亚教堂前看鸽子翩翩飞起;在雪乡看漫山的银装素裹,从她信手拈来的历史知识中,读懂了东北人的豪放和乐观……也听她讲了完全不同版本的父亲,一个不会讲话、不会关心、不会察觉到情绪的“老古董”。

两年后,他的父亲也成了我的父亲,婚礼上,我握着父亲递过来的她的手,幸福异常。父亲没有笑容、也没有说话,和往常一样?;楹?,我常和父亲喝酒聊天,看枯木开花;也常听她讲一些不称职父亲的故事。听得越多,越发觉父女的误会之深,二三十年的积累已让误解成为冰山,难以调节。但我也逐渐发现,两座山之间有一条细流,感受着两座山的悲喜和冷暖,也许不能使之融化,但也没让他们更加坚硬。我想,我就是这条细流吧。

现在想起,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。刚刚醒来,外边又是一片大雪弥漫,今年的冬天太过寒冷,冷得让人不禁用回忆取暖。她还在旁边睡着,这是一个难得的假日,等她醒来,我想慢慢地讲一个故事给她听,尽管她不会相信,也或者她早就知道。

企业简介
中铁二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,是经国家工商总局核准注册的国家特大型施工企业集团,总部设在广州市。集团公司由母公司、11个全资子公司和2个分公司组成…[详细]
联系我们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欧美一级片,人体艺术午夜,av网页能播放的无码,好吊色,av在线不卡